岛·渡

哪里有远方 哪有我

One is all but I'm here with myself

说是 一个人 也可以地久天长
可 无论 走到哪里 还是希望有人是向着自己的
有你还好 没你也行

文/岛·渡


没有成绩  沉默好说  也只是匆匆而过

━┳━━┳━━┳━━┳━━┳━


有时和别人 有时和自己 却都好像是一个人

有的人 走在你旁边 隔了几个光年

有的人 在你遥远的那边 有如未曾走远

the distance between hearts


你在我别处忘我着

我在你远处遥望着


我还苟活着

晚安


文/岛·渡

君不见 八月消失得 只剩条尾巴

> <…为没有及时听见你的心声懊悔的我

唔 我一定是 太难过了 所以没有开微信 所以没有在当天就看到你 sorry
第一次 内存里可以有你的声音 好美妙阿
想象过你的声音 以为是低沉有磁性的那种 没想到阿 听起来竟然是清澈又安静的 噢 还有一点点性感的小鼻音

自然回想起那些 喜欢你 在记忆里以你为暖的岁月 忽然觉得 喜欢就像一个想象力臆造的世界 你用文字温暖了我 我喜欢了你
但是我之于你的喜欢 有个大大的盲区 我只看得见我想要看见你的那部分 关于你其他的一切 我几乎一无所知
尤其是我狭小的内存又多了你的声音这种美好的东西之后 我越发觉得知道你太少 往后的日子 我想收集关于你 更多

我是你茫茫上百万粉中的一棵小小森林 你不知道我没有关系 只是我想我还不够爱你
因…为…
我并没有买你的每一本书
八月你签售 我一场也没有去赶 连想象跨越千山万水的力气也没有
我也从来没有想过 你是怎么熬过那些漫长的日日夜夜的
我想 我最大的诚意应该是 买来的每本你的书都有仔细翻阅好几遍 直到有些内容烂熟于心

from/ 你远方的朋友爱人 早安^ ^

文/岛·渡

/一只落地大声的肉球/

一早醒来 身体某部分发酸 才想起 这得归因于昨晚睡前 那场猝不及防的滚下床
整个房间黑洞洞的 我睁着眼 什么也看不见
不记得躺在什么方位 周围是什么的我 没多想 只当成头上是床沿那种正常的 躺式 自然而然伸手去够床头柜 怎知躺式不对 接下来就听见 整个我 落到地上 发出"咚"的闷声 又疼又好笑 果然肉长太多 落地声也不能清脆

/直觉 也有瞬间丧失时/

很多时候 我都在问自己 where should I go?
不大过问自己 或者说成是忽略 Where Am I?
对艺术工作者周游各地涂写拍 着陆在自己心上的世界的生活充满向往
于是 把画画 写作 摄影 全尝试了遍 然后直觉告诉自己 im possible 索性就放在了一边
没有老师领进门 我就是我自己的老师 也是自己最差的学生

其实 对自己说 不可能的时候 恰好是直觉消失的时候 这就像是一种咒语
所以 要相信自己的直觉 whatever 也要知其会丧失

早上好 a rainy day

文/岛·渡

刘海长长像一块黑幕 掩藏住我的眼 为我掩护人群炽热的目光

/A poem about homesick/

我也没有很想家

就是 看见那些相互依偎 蜷缩在一起高高低低的楼房的时候 倍感亲切 就好像它们睡在我的梦里 只等这刻重逢 彻头彻尾苏醒

我也没有很想家

就是 看见座无虚席人满为患的候车厅的时候 发觉我原来这样想念 一直毫无觉察驻足流浪过的这片乡音回荡的人海中央

我也没有很想家

就是 接过母亲引我魂归故里的电话的时候 整只灵魂忐忑又忍不住雀跃而起悬在半空中 恨不得即刻出发

...

然而 回家半个月 所有都开始逊色了
乡情本身是距离产生美吧

好久不见 暑假好 晚安

文/岛·渡

风筝阿
越飞越远
不明去向

流浪人阿
一手遗憾
一心向远方

手中线轻扯
牵住了羁绊
倦鸟何时还乡

文/岛·渡

/声声慢/

总是看你寄出很多信 不见得很多回信 你不介意吗
我写信这个画面 在室友的脑子不断蒙太奇后 她终于忍不住发问
这个要从何说起呢 我是一个回声很慢的人 所以 我不会也不能央求别人来得快一些
我觉得 感情需要时间消化 如果你耐心等 会换来缱绻 深刻 稳固 持久的感情

多数时间 我只是应景地 顺着感觉 碎碎念记下一些琐碎的温暖的
大都写给自己看 当成突然干渴耷拉扎下脑瓜的时候的清泉
如果恰好安慰到收信人也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
还有就是 你把温暖转交给别人 在你觉得冷的时候 这份温暖又会回流到你身上

我写那么多 从来不是为了回报
这是我表达情感的一种方式 也是我觉得我自身最为舒适的
有时也很钦佩自己的平和 竟然压根没想过得到回声 只希望自己彼时彼刻的心声 被听到 而已
再说收信人 风格各异 也有自己喜欢的表达方式 不论如何 被听到 就好了 嗯 就是这样

很抱歉 我回声慢 让你久等了
但也请你正视 我是很认真地在对待我们之间的感情噢
毕竟这个世界不大会有像我这样 写长信还打草稿(=一封写两次)的人了

晚安

文/岛·渡

你的眼泪掉到我的胸膛 融化我的铁石心肠 来年后那里长出一片草原

这是 一个人呆在宿舍的一天
漫长的下午 无所事事 瘫软在床 睡睡醒醒四次 天就黑了
一周欠下的睡债大概补全 那 明天该不会疲倦 了吧
一整天想的都是 小王子 都怪安东尼那个鬼 长得像小王子也就算了 还频频提起 让人忘不记

这个世界有 好多了不起的人 他也是 从前把idol写进书里 现在 和idol合作拍 那本书的电影了
他本人 应该又是讶异又是觉着自己了不起吧
那你呢 你有没有想要成为什么人?
我没有答案。

端午安康/远在他乡没有粽子

文/岛·渡

电风扇 挂在天花板上 摇晃着嘎吱响 送风来
天气凉时 一档风无比清凉 气温一升 三档风的存在感也变得微乎其微 别提消暑
打了 好 几个 喷嚏 还是舍不得power off
如果 一次喷嚏 等于 一次想念
那 被想念 包围 这么多 次
该会酣睡 伴honey的梦 了吧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呢?(用力回想)
唔...是 高三大雨的下午 为了把C给的代金券用出去 在书店里 晃了好久 遇到你写的这些都是你给我的爱 封面很 橙
很奇怪 向来不喜欢打眼的橙色的我 买下了它 深情款款把它藏在怀里 撑伞骑单车从大雨中穿过
回到家整个人都潮潮的 它被保护得好好的
后来 我的很多日子里 都有它 有你 有温暖

算是巧合吗 我喜欢你的时候 你还没有现在那么火 以至于我总觉得 是我喜欢了你 所以你才 火 了 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嘿 你要为我煮一碗汤吗 我觉得 你得感激我这个恩人噢(我 好 不要脸> <)

又去翻了你的围脖 又把你分享的小王子的预告片看了好几遍
等到十月七还要好久 好奇心都被吊到嗓子眼了 不过 我还是会等的 嗯 一定要赶上首映 丢掉一切也不管

晚安/the little prince/阿亮

文/岛·渡

你我默不作声 退出彼此的生命

我不知道 你 从你和我这个我们中抽身而退后 经历了一些什么
如果不是我发现你 不远万里仓皇看了我一眼 没有问候就原路返回
光凭我微弱的记忆力 我是不大记得起 你这样一个存在了

不知道你为何而来 出于好奇 我也循着你的脚步慌忙间看了看你 我在你那里看见我们的过去复苏 想起我送进食道的诺言 想起我对你说那些话的心情 是有些动容的 嗯 但 其实 我只是自私地想看一眼那时的自己

你对我而言 早已不复重要 反正要失去 又何必在吃力不讨好追回

给你祝福 好未来等在未来
晚安

© 岛·渡 | Powered by LOFTER